新2其时师长谭辅烈

主页 > 博彩通 >

热度 °C

国军骑兵上尉,95岁的童宏德老人。

2013年5月浙江宁波的陈刚先生带我采访了95岁的抗战老兵童宏德老人。我是中国陆军的退役军人,全世界的退役军人都有不成文的规定:军衔保持终生。当我得知童宏德老人在抗日战争时期就是骑兵上尉之后,不但肃然起敬,而且,习惯地称呼他为上尉军官。

浙江的抗战老兵都喜欢看《山河记忆》这本杂志。因为,这本杂志主要就是记录他们抗战生涯的杂志。陈刚先生专门买了二十几本,每位老兵人手一本。

浙江宁波关爱抗战老兵群体始于两年前。陈刚因为是发起人,所以,每每身体力行,走在关爱前线。针对95岁的童宏德老人,不管是陈刚本人也好,还是其它志愿者也好,他们已经多次探访过。这次,我有幸和陈刚一起去拜望老人。

经过多次对童宏德老人的采访,他抗战生涯脉络清晰,志愿者们的记录如下:

出生于1918年4月3日的童老,如今已年届95,祖籍宁海,世居前童.抗战全面爆发时,他正值风华正茂之年,说起当年的理科尖子,老人依稀还有洋洋得意之情,而说起文科的落寞,又似乎有点不好意思.经过初中两年又高中半年学习,为响应国家抗击日寇的号召,于1939年初报考黄埔军校.其时考点设在东阳,老人步行跋涉经宁波由天台入东阳参考,戒毒.随后报刊登出被录取的通知,老人被送到天台后转辗经义乌到达金华报到,此地学员共编有一个大队,四个中队,老人其时属于第四中队.据回忆,训导主任叫童学训.

1939年,是抗战最困难的几个年份之一,众多学员为了抵达位于陕西西安的军校目的地(老人考入的是黄埔十六期西安分校),开始了艰苦卓绝的长途跋涉.当时,他们一行从金华出发,途经江西南昌,宁州,在抚州遇汉奸出卖,被做了标记,遭到日军飞机的猛烈轰炸,颇多伤亡.然后,在樟树镇沿铁路线至萍乡,蒋经国为他们做了热情洋溢的动员讲话.其后,再经湖南株洲,湘潭入长沙.当时,老人目见长沙一片瓦砾,只余两排空房子.因敌情凶险,他们弃岸登船,两个中队三百余人沿洞庭湖行至宜宾,遭日军封锁不得登岸,又行至宜昌,藏躲于租界之内,躲避险情后抵达当阳,襄樊.这段战火记忆中,老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必须时刻抱着刺刀,防止反光被日机窥见而遭轰炸.最后,过湖北六合(现属安徽),河南内乡,越秦岭,到达咸阳。

从金华出发,到达咸阳,整个行程八十三天,其中不乏一天百多里的急行军.所有学员到达军校后被编成三个大队,分别是一大队步科,二大队骑炮(科名打全),三大队工通(科名打全),老人被编入二大队十六中队,中队长侯奇,湖北人.

在军校学习期间,老人所经历最凶险的事就是一次九架日机平飞轰炸,卧倒的老人军帽上的帽徽竟然被炸飞,所幸老人大难不死.

1941年,时值二十四岁的童老毕业,进入骑兵第10师30团机枪连,任中尉排长,稍后又转任第3连任上尉连长.其时师长谭辅烈,团长邹平,www.199755.com.老人带队认真刻苦,肯动脑筋,曾得到全师检阅比武第一名并获嘉奖.为身处北方解决语言关,老人还苦学普通话,以至浙江同乡竟听不出口音.据老人所述,部队一直在陕西宝鸡,陇县及甘肃平凉,静宁一带驻防.

1945年,骑兵第10师派驻2个连队进入内蒙,老人所带连队亦是其中之一.驻地是爱济纳旗(音同).

因部队属骑兵,故一直处于设防状态,未与日寇直接正面开战,这也是老人深以为憾之处.

1947年,父亲过世,老人回乡奔丧,后一直在家务农.也正因为如此,解放后未受政治冲击.

整个过程,使我感受最深的,是老人惊人的记忆.所有内容,都是一气道来,未曾有半点停顿.细节更是指手比划,反复多遍毫无差错.那看似木讷拘谨的背后,竟藏着火一般的热情,或许是打开了尘封许久的回忆,老人极其健谈,滔滔不绝,于我们再三告别之际,还是一再跟我们讲诉当年的细节,眼中满是不舍之意.令人心酸.

童老身体康健,生活规律,已95岁高寿,一点无迟滞垂暮之感.问询家人,得知老人基本无病无痛.

目前老人小儿子(第二任妻子所生)在上海做生意,家里有儿媳及孙儿小两口照顾,新2.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老人的孙子小两口,异常好客,谦薛非常,均属敦厚有福之人,替老人高兴!

童老的第一任妻子与大儿子均在文革中含冤病故,令人悲痛!

原国军骑兵连长95岁童宏德上尉的战友回忆一起抗战时期的情景时,画了四幅画。这四幅画被童宏德老人视为珍宝,被他珍藏在镜框中。

抗战老兵童宏德战友回忆抗战时期军营生活的图画之一,上面的文字是这样记录的:

“锻炼体成百炼钢,金戈铁马赴战场,机动灵活歼敌寇,抗日老兵美名扬。”

抗战老兵童宏德战友回忆抗战时期军营生活的图画之二,上面的文字是这样记录的:

“敌溃猛追,骑兵当先,战到劈杀,勇猛之前。”

抗战老兵童宏德战友回忆抗战时期军营生活的图画之三,上面的文字是这样记录的:

“固活越野障碍练,成为铁骑人马?,保国杀敌赴战场,四五八月日寇降,哪里有百家乐视频游戏。”

抗战老兵童宏德战友回忆抗战时期军营生活的图画之四,上面的文字是这样记录的:

“历史的责任,我们的肩头,要维护保卫,我们的国家,我们的民族。”

笔者认为,参加抗日战争的童宏德上尉保留的四幅画非常有意义。将来,四川的建川博物馆应该收藏、展出。要不,告诉我们的后代些什么?抗战时期我们中国军队中有骑兵吗?他们怎么训练?他们在想什么?

采访95岁的抗战老兵童宏德时还有一些细节,很有意思,笔者特别记录如下。

浙江有个民营企业家,他委托陈刚在走访抗战老兵时,一定要给每一位老兵(增:购)买150元钱的水果送去。童宏德老汉家住农村,没有商店。于是,陈刚就把150元钱给童宏德老汉。童宏德老汉死活不要,陈刚威胁说:“你不要不行!还要签字。要不,人家说我贪污怎么办?”

抗战老兵,95岁童宏德老人自己做饭吃。说:“吃完饭,还要下地干活去呢。”

原来,95岁原上尉骑兵连长童宏德要走二里地去自家田里松土、施肥。

童宏德家里田地上种植的是玉米,他完全不顾及我们的存在,念叨着:下雨之前要耕田。

95岁抗战老兵,原骑兵上尉童宏德耳背。我对着他的耳朵喊:“要是有读者给您写信行么?”老头子聪慧、机敏,他转身回房间找出一个信封来:“欢迎来信,地址如下!”

2013-6-4